今天是: 职工投稿: hbghwzxtg@163.com

湖北工会网

当前位置: 首页»资料»工运史料»正文

湖北工人阶级的产生和工会运动的兴起(42)

2009-09-24 17:14:00 |  湖北工会网 |  点击量:

△劳动童子团总部近讯省工会劳动童子团总部举行同乐大会一节,曾志前报。本定于六号在宁波同乡会举行,嗣后总部方面,觉连日雨水绵绵,恐届时团员来宾以道途泥泞,行走不便,难以赴会,有负盛举。游艺项目非常之多,又准备排演蒋光赤所著之少年飘泊者小说之剧本,该剧为总部职员改编,故决定展期至十日举行,天雨顺延,所发出之入场券,收回另发。该部自汉口直联队归拼后,工作日益忙碌,现为加紧外埠工作起见,特成立汉口工作委员会,在总部管理之下,专门处理汉口劳动童子团事务。主任一职,改由前组织部主任施尔施同志担任,原主任系副队长方德俊同志兼,现方同志被全省农协聘为农村童子团部队长。方同志短小精悍,对于童子团工作,经验丰富,前任副队长时,团员数万对之至表欢迎,今改任农村童子团工作,当本其心得——实行预祝前途大有可观也。《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7月8日。六、惩办工贼、反革命分子和土豪劣绅△省总工会肃清反动派湖北全省总工会议决肃清反动办法:(一)武汉所有各工会应全体动员,准备积极的行动,务使于必要时在数小时内能表现工人阶级最伟大之革命势力。(二)绝对禁止工人打工人的事情,发生工会间与工人间一切纠纷和冲突,各工会应设法使之消灭,解决一切纠纷,一致联合起来,去打倒危害我们的反革命派。(三)各工会职员工友,都要侦探,严密的侦察反动派,尤其是在轮船、火车、码头、旅馆、饭馆、澡堂,及市政工友应特别注意侦察,禁止谣言,捕拿妄造谣言的反动分子,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看到听到有反革命的(破坏工会农会及政府的)言论行动,即行拘送总工会转解政府惩办,在日前每一个工会,都应组织侦察反动派的委员会,同时与总工会侦察委员发生密切的关系。(四)各工会工友如果得到各种消息,应即刻到总工会来报告,如果接得有反动的匿名信及宣传品,应即刻送交总工会。(五)以后各工会有事到总工会来接洽者,只可派代表,不必很多工友齐来,尤其不可有多数工人到总工会要挟或请愿,因为恐有反动派混入捣乱,假反动以破坏之机,同时各工会也应有相当之戒备。(六)要使数十万工友精神团聚,一致来对付反动派,各工会尤应努力宣传工作,使每个工友都很明白肃清反动派的意义,如果我们不能战胜反动派,我们的工会与利益和生命都不能得到保障。(人民社)工贼口寅阶,向充英美烟公司售烟员,十二年前任该公司监工职员,时常侮辱女工,最近复勾结帝国主义,意图破坏工会,事被汉口烟厂总工会查明确据,即至全省总工会报告,派纠察队前往,拘案究办,现闻总工会裁判委员会,对于该工贼反动行为,讯审确实,已判处转请公安局处办,□五等有期徒刑六月,至该贼捉拘在案时,其妻常杨氏曾投状纳贿银一百元,该会则全数没收,改充援助上海罢工工友用度。(本报特讯)二十一日下午二时在六渡桥有二人宣讲,其言论荒渺〔谬〕无稽,且作反革命宣传,并推销基督教刊物,其为反动派无讹。武昌总工会马车夫分会职员,询明其姓名籍贯,一系湖南湘潭人万本仁,一系湖北汉阳人周振名,当即饬纠察抓获,押送省总工会核办矣。《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3月23日。△总工会拘获“二七”案凶手——“二七”凶手刘伯勋被拘(人民社消息)破坏“二七”罢工凶手刘伯勋自革命军抵鄂后,早已通缉在案。兹闻前日(二十九)省工会委员长向忠发因事过英租界六码头,忽遇该工贼纠集无赖数辈,沿途呼口号,贼性毕现,询属可恶之至。当时向委员长立即拆〔撤〕回,派纠察队前往该地,将罪贼捉住,收禁狱中□,并决定日内即交裁委会严办。查该贼向充吴逆部下武□密探长,当“二七”罢工起义,该贼即将工友详细情形密告吴逆,遂至酿成惨案。此次就擒,死难烈士或可瞑目矣。《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4月2日。△省市党部会同总工会组成革命裁判委员会(人民社)武汉各团体为应付目前革命紧急形势起见,决定由湖北省汉口市党部会同总工会组织革命裁判委员会,以便裁判不受革命纪律之反动分子。现闻总工会方面已推出向忠发、刘少奇、许白昊、项英四人为委员,并推定向忠发为主任,一俟省市党部代表,即可正式成立。《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4月24日。△兵工厂工会捉拿工贼兵工厂工贼易玉魁原是该厂工会干事,自去年就任以来假借名义破坏团体。前日全体工友请求加薪,他反说加薪太多,恐怕有了钱就怠工了,听说这工友闻信,愤激非常。今天又到厂内,煽惑工友说,工会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其造出许多谣言,预备大捣其乱,结果由全体议决,将他送总工会惩办。《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4月4日。△各团体公审工贼周从彦——昨天汉口公安局审讯,今认罚款三十万,修路尚无结果,定下星期再用刑讯(十六)昨日下午二时,解决周案委员会开第六次会议,到会团体有汉口市工务处、市政委员会、市政工会、商民协会、总商会、市党部、全省总工会、汉口公安局,推总工会代表主席,读总理遗嘱,主席报告开会宗旨,记录读上次会议决案,议决:(一)审周结果回向各团体请示办法,(二)调查财产结果,俟下次会议报告,(三)指定负责调查周产团体(总工会市政工会),(四)下次会议目标及程序;〈一〉罚修六渡桥至?口大智门至景家台两条马路共需十一万六千六百三十四元,〈二〉其余三条马路共需费七万九千七百九十五元,加以上两条,共需一十九万六千四百二十九元,〈三〉罚筑马路费三十万,——本日(审周后)继续会议至三时半,即:开庭审讯,由公安局长主席,当由警将周犯提出问清姓名后,继问你有三种罪名:剥削工友,破坏工会,勾结帝国主义,所以要从〔重〕新审判,罚做马路费三十万,你承认不承认,答承认,不过我的财产值不得三十万;问你的财产有多少,答张吴之巷有茅厕一所,柳家巷一所,周家巷三层楼房一栋,百子巷土库房一栋,还有炭铺一栋,大智门友益街有房屋一栋,武昌下新河民房一所,下新河竹木局有房一栋,?口有一栋,汉口?口有两石地皮,仁济医院侧有一百方地,只付过一千银子,河下有七条木船,汉阳有荒地一二石,有马数匹,五个滚子,其余铁具约值三四百银子,两乘马车,一乘包车,外人欠我的钱约三四千串;问如以后查出你还有财产,该怎么办,答请局长办;问你有五千磅金子存加利银行,是你侄儿子送去的,你要交出来,答没有;问你所报财产,限今天将契据交出,答可以。至此时已五时,宣告退庭。继续开会,主席报告审周情形,张笃伦同志提议可否由今日规定最低罚款限度,范正松同志提议用刑后再定,议决(五)下星期一下午一时在公安局开会,不另通知(六)下次审周采用刑具审讯之。六时散会。《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4月17日。△粤汉铁总捕获工贼五名,已解送省总工会有王振六、粟庆云、张庆光、王少华、邹秉弊等五人,王粟二人,是直隶人,张为宜昌人,邹为贵州人,王是湖南人,久居沟口捣乱工人,并藏其北军肩章与革命军领章与招新兵白条徽章,私行不轨,经粤汉铁总送省工会讯审收押云。《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5月4日。△光明与黑暗之争斗——黄陂反动派被捕日前下午,突有身穿黄制服一人,赴黄陂总工会门首抄写常务委员姓名,并向守卫纠察访问党部农民协会负责人姓名,纠察队以形迹可疑,入内报告,当由该会派员调查。至第三日上午,始由该会纠察在西寺车站拿获,系黄埔四期毕业生,名向律刚抄薄,□在身边。兹闻该会除□交县着手外,并请省工会示遵矣。又奸商李兴发,高抬监[盐]价,妄言时局紧张,临将缺席,当由该会拿送公安局拘禁,召集各团体各机关议决罚洋六百元以了事云。《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5月4日。△省工会禁闭反革命派崇阳县党部执行委员兼工人部长,又兼县工会筹备主任刘耀宗,在该县工会包揽把持,引用军阀余孽为秘书,压迫工友,在城市勒令江西小布商人工会,又因小故,胆敢率领武装队士,向农民自卫军训练所之忠实同志进攻,又因刘桂芳是他的妹子,与商协委员长不对,胆敢打伤商协委员长,怂恿工人捕拿商协委员长,种种不法行为,几酿成该县农工商大冲突,经该县党部向省党部告发,经省党部开除其党籍,并咨崇阳县党部免除其承兼各职外,即转送省总工会核办,当经省工会略为讯问,即将该反动分子刘耀宗暂为禁闭,待详查办云。《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5月4日。△汉阳铁厂工贼交省工会处理,汉阳钢铁厂宣布其罪状汉阳钢铁厂工贼王子耕,偷窃厂中枪械子弹数十件,被该厂工会查出,并严加惩办事情,已志昨报,今中接到该厂工会秘书长详细罪状云:□□□□会员(即厂巡处代理处长)周长清,报称管理军装房王长耕,□其行为颇有可疑之处,故拟将其职务改由田秀山管,□□□□日正式点交时,忽于军装架内捡出步枪一支,马枪□架,□二响枪一支,弹子二百二十三排,皮□刺刀大刀等件□十□件,应如何处置之,特此报告等语,当即派人检验。□□□□将枪枝等件及反革命王子耕拘捕至会,当询此项枪械等件,由何处得来,而该反革命王子耕默不作声,只请派人至□送饭来吃,本会视此情形,大有可疑之处,因即派工友程元福、谢炳臣,并邀同汉阳铁厂厂工巡处巡士赵于堂等,□□反革命王子耕家中搜查,当在床下柴火中及板壁内,□床上,枕畔,搜出美国产机关枪一支,德国自来德手枪一支,枪关枪弹□口袋,又铁厂紫铜二大块,熟铜条一大根,水蕴皮带一大捆,以及铅笔水笔等各数百支,总工会即报请武汉五〔金〕〔业〕总工会执行委员会核办,旋由五金业总工会电话湖北全省总工会,派武装纠察一分队,将该反革命王子耕及枪枝等件,押赴湖北全省总工会究办矣。唯查该反革命王子耕(尚有党羽某某在逃,刻正在缉捕中),向在铁厂充当巡探探目及管理军装房等职,其平日因藉该处前处长朱庆田之势力,无恶不作,尤其对于工友无不用其极残酷之手段,敝会工友恨之刺骨,惟□于该反革命淫威之下,敢怒而不敢言,惟忍辱而已,最可痛心者,该反革命开口闭口总谓敝会工友有偷窃事情,今该反革命自己偷窃厂中紫铜等件,至数十件之多,向诬蔑敝会工友有偷窃行为,其任意摧残工友,可以概见,除陈请湖北全省总工会严加惩办外,用将始末情形公布,尚希各界同胞注意为幸。《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5月13日。△省总工会注意京山永隆镇榨业工会控县长案,函请省政府慎重调查湖北全省总工会,以京山县永隆镇榨业工会呈控该县长文士宗摧残工会、蹂躏人权,再恳转请派员调查核办,特函省政府查照办理,兹录原函如下:迳启者,顷据京山县永隆镇榨业工会常务委员戴奎山,率领员一百八十人呈称为摧残工会、蹂躏人权,再恳转派员查复核办事,缘京山县长文士宗,率队捣毁属会,非法拘禁代表向永林,并殴伤工友多人一案,经奎山等,迭次呈请钧会严办,业蒙函请省党部议交京山县工会查复,理应静候,曷敢多渎,惟以官民之冲突,调查必须慎重,倘调查失实,据以处理,不是民众冤抑难伸,即是官厅威信有损,执法失当,实其于此,永隆镇距县城一百余里之遥,姑无论工会能否明其真相,而以文士宗之素行跋扈,或慑其威而有不敢直言之隐,故欲明此案之真相,非上党部派专员前往澈□,难望处置之至当,况白永林为代表多数劳工课利益,从以言语激烈,致招该县长之忌,久于缧绁,心所不甘。在此青天白日之下,农工运动解放之时,竟施此种压迫手段,其背叛党纲,尤为国民革命前途之障碍,为此不避烦渎,再恳钧会转请省党部,迅速派员查复,依法核办,以免拖累,无任待命之至等情据此,相应函达贵政府,请烦查照办理,以维工运,而保人权,实纫公谊。此致湖北省政府。(特讯)《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5月19日。△周天元罪该万死京汉铁路总工会,因周天元种种反动行为罄竹难书,罪该万死,苟不处以极刑,实无以警其余。兹探悉周贼在北伐军铁道队中,其反革命行为如下:一、暗与奉军勾结。当唐总指挥专车北上时,周乃乘车南下,不听站长阻止,拟使车头互撞,残害革命领袖。二、周乘北伐紧急之际,强夺三十六军车辆,暗示铁道队队员开枪,藉此挑拨工兵之冲突,破坏后防。三、铁路交通队直属政府交通队,队长之命令周亦故意违抗,贻误军机。四、周率队往信阳时,红枪会来攻,周逆不特不率队抵御,反抛弃军装枪弹,藏匿厂内,偷生畏死,临阵脱逃。五、周在铁道队中,不听编调,另谋活动,破坏铁道队之组织。六、周对于所辖之支队饷粮差费,皆加刻扣,借以营私肥己。其次,周在工会工作,反动行为如下:一、当“二七”失败后,周与反动派勾结,密告刘文松、罗海臣等,以致罗等被捕下狱,几被吴逆佩孚残害。二、去年江岸工会恢复时,周为委员长,遇事专横独裁,以假工会名义,四出活动,以谋私利。三、周不服从湖北省工会命令,行同工贼,并时怀打倒湖北省总口号,破坏工会组织,离开革命战线。四、周做工会工作时,私吞工友血汗换来之会金,计在江岸工会私吞二百余元,京总一百八十元,“二七”四周年纪念会捐款百数十元。五、江岸铁路段长吴成逃走时,所遗之箱蓝什物,重要者,均被周取去作为私有,此外该贼之罪状,犹多不胜书,诚枭首亦不足尽其辜云。《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