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zgh.org.cn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 在线投稿: hbghwzxtg@163.com | 
  • 湖北工会网欢迎您!
通知公告 更多>>
工会专题 更多>>
  •  
     
     
     
     
    当前位置:  湖北工会网 >> 职工文苑 >> 列表页
    际华3542 江华玲:委屈的母爱
    发布时间:2018-11-23 16:18  来源: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竟然让母亲的爱如此委屈,一直以来,我眼中的木刺所指,从来都是母亲眼中的爱的梁木。

    我对母亲的感情,是敬畏多过于孺慕的。

    我觉得,母亲是一个非常铁石心肠的人。从我记事起,父亲在外地上班,常年不在家,母亲带着两个小姑种着家里的十几亩地,整天家里家外的忙碌,空闲之余,还肩负着教养我和弟弟的重任。都说是“严父慈母”,到我们家,却成了“严母慈父”。记忆中,母亲对我们非常严厉,稍有过错,轻则呵斥,重则狠揍。整个童年,母亲在我的心目中的形象就是高高扬起的手臂,随时落下的巴掌。

    小时候,我性子特别野,最爱跟着弟弟他们一群小男生四下乱窜,因此没少挨打。小学二年级,我跟着熊孩子们爬到了村供销社楼顶,翻过护栏,站在遮阳板上,感觉颇有种指点江山的架势。正得意,与在一墙之隔的校操场上开会的母亲眼神交汇,我立马怂了。磨磨蹭蹭挨到天黑,到底还是没躲过。母亲把我一顿好打,又揪着我的耳朵将我拎出大门外,勒令我反省。邻居来相劝,拖着我进了门,母亲板着脸一声不吭。我看着母亲冷硬的脸色,又老老实实的站到了大门外。邻居摇摇头,走了。直到吃晚饭,也没人叫我,隐隐听见母亲说:“别管她!”一股愤懑冲上心间,我转身跑离了家门,躲在离家不远的稻草垛里。天上星星像洇在水里,明明灭灭地荡漾,越发映衬出我的孤冷与悲凉。我觉得,我被全世界抛弃了。半梦半醒间,听见奶奶惊慌的叫喊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母亲厉声说:“你个死丫头,有胆子跑,就别回来!”我愣住了,那点微薄的孺慕之情被母亲无情的话语撞得支离破碎。

    后来,奶奶找到了我,牵着我回了家,迎接我的不是可口的饭菜,而是母亲的藤条。母亲一言不发,把我狠抽了一顿,奶奶在旁边默默流泪,却不敢相劝。从那以后,我在母亲面前从来不敢任性,因为,任性是使给爱你的人看的,我觉得,母亲并不爱我,因而,在不爱我的母亲面前,我觉得没有任性的权利。而那一次挨打,那一句无情的话,终究被反复的回忆淬练成尖锐的刺,扎在心头。

    十五岁那年,我初中毕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到襄阳求学。开学那天,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离开家门。晨曦微微,父亲扛着行李走在身前,母亲在身后默然相送。坐上班车,我平淡地说:“我走了。”因为从不曾被温柔相待,也就无所谓依依不舍,甚至生出一种逃脱藩篱的错觉。三年中,除了节假日,我很少回家,叛逆的青春期让我竖起了满身的刺,我和母亲就像想要互相取暖的刺猬,无法靠近,不能远离。

    直到为人妻,为人母,才有些理解母亲当时的心情,然而心结多年,却是郁闷在心,难以开解。

    农历八月十五是姥姥九十大寿。饭后和姥姥闲聊的时候,我感叹孩子性子倔,难以管教,姥姥笑着说:“那是随了你了。那时候你才多大点儿啊,就敢离家出走了。你也别怨你母亲,她也是难。”姥姥正色看着我,“你从小性子野,你母亲才不敢纵着你,怕你长歪了。那次打你,也是怕得狠了。你也是个心狠的,说跑就跑,要是有个万一,让你母亲怎么办?每次提起这事儿,你母亲就心疼得直落泪,说当时手都在抖,却不得不狠下心,怕惯着你了。”

    我呆住了,这是我铁石心肠的,不爱我的母亲吗?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竟然让母亲的爱如此委屈。耶稣告诫世人:不要只看见别人眼中的木刺,而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原来,一直以来,我眼中的木刺所指,从来都是母亲眼中的爱的梁木。

    母亲,对不起,谢谢你!对不起那些让你为难的有生之年;谢谢你隐忍付出的如刀岁月。

    [ 打 印 ]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bz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省总工会版权所有 免责条款
    地址:武昌中北路259号工会大厦18—25层 邮编:430077 值班电话:027-88738142、88738143
    电子信箱:xwzx@hbzgh.org.cn 鄂ICP备1300558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