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zgh.org.cn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 在线投稿: hbghwzxtg@163.com | 
  • 湖北工会网欢迎您!
通知公告 更多>>
工会专题 更多>>
  •  
     
     
     
     
    当前位置:  湖北工会网 >> 职工文苑 >> 列表页
    [感悟]《小岛再吹冲锋号》 吴雨佳
    发布时间:2018-10-16 08:57  来源:  
         

    题记:“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蜚声海内外已久,而葛洲坝借以落脚的这座小岛——西坝,却名不见经传。西坝岛因葛洲坝而兴起,却在国有企业改制的浪潮下一度没落了三十年。新时代的春风,使这个小岛再一次焕发了活力。西坝从落后到重建,是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一道缩影。

     

    城中村 

    西坝,如同停靠在葛洲坝臂弯的一叶扁舟,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人口不超过四万。岛北部被葛洲坝拦截,长江被江心的西坝岛分成了“二江”、“三江”两条河流。

    江对岸的人常说西坝是个“城中村”,也不是没有道理。同属于全国文明城市——宜昌一隅,却与隔着三江航道的彼岸有着不同的质感。

    以“三江桥”为界,西坝被分为上西坝和下西坝。下西坝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貌。街道上各类电缆线纵横交错,如同千年古藤般缠绕在楼与楼之间,巷子里的石板就像是随手搁上去的,稳实圆润,却七拱八翘,墙上青砖斑驳、苔藓密布,仿佛一幅幅色彩凝重、质感强烈的古典油画。密密麻麻的棚屋家家相连,私自搭盖的阁楼、露台高低交错,“一线天”、“握手楼”、“贴面楼”比比皆是。这里落户的大多是来自祖国四面八方,为兴建葛洲坝而来的退休工人,这些“老水电”如今都已白了眉毛胡子,成为了留守的原著民。

    上西坝的气息和下西坝截然不同。这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配套商业、教育、医疗、绿化、便民设施齐全,被西坝人称为“富人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三峡通航管理局和葛洲坝集团的几个二级公司,都在这里占有领地,端的可都是响当当的铁饭碗。

    西坝的尽头叫做庙嘴。这里水流湍急,视野开阔,二江和三江在这里交汇,晨时江水浮光跃金,夕时静影沉璧,沙鸥翔集,别有一番美景。常有闲人来庙嘴尖尖的江滩上,垂钓,放风筝,捡石片,打水漂,看长江奔流。

    庙嘴是西坝历史和文化的发祥地。清朝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长江干流发生了特大洪水,湟湟大水不仅冲毁了西陵峡老黄陵庙的大庙山门,禹王殿内的木质大禹神像也被洪水冲走。退水后,人们在西坝庙嘴发现了搁浅的禹王神像,念禹王之功德,遂将禹王神像捞起,为供奉禹王神像,就地建了一座新庙,定名“黄陵庙”。百年沧桑,风云巨变,残存的庙宇或被拆除,或改作他用,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庙嘴信号台”拔地而起,桅杆般醒目耸立,成了船舶进出葛洲坝船闸的标志性建筑和指挥系统之一。

    大禹的神像是不能治水的。但是,大禹的精神和智慧是能治水的。人们期盼着,治理长江的“新大禹时代”早点到来。

    滔滔逝水

    1957年,周恩来向全国人民提出了“为充分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五亿四千万千瓦的水力资源和建设长江水力枢纽的远大目标而奋斗”,人民期盼已久的“新大禹时代”终于到来了。1998年底,横卧长江、穿过西坝的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的建成,与葛洲坝唇齿相依的西坝做出了巨大贡献。那时,葛洲坝工地人山人海,最多时,民工十万,他们人入驻后,建楼房,扩路面,铺设混凝土,变牛路为马路。随后,一个个大中型企业在岛上如雨后春笋,纷纷成立,小小的西坝,竟也繁盛一时。这其中,有在水电行业傲视群雄的中国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有曾经中国最大的水电厂——葛洲坝电厂,有牵动亿万股民心的上市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有一年能造5艘万吨级远洋轮的内陆船厂——中国长航宜昌船厂,还有宜昌解放后最早的工厂之一峡江造纸厂,三峡制药厂等。工业的发展,改变了西坝居民的生活方式。原来靠码头、靠捕鱼吃饭的西坝居民,大部分都进了厂,住进了厂里盖起的红砖平房或者青瓦盖顶的灰砖房,也算是安居乐业了。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始,西坝的一些工厂如葛洲坝轮船公司、峡江造纸厂在改革的大潮中纷纷倒闭,再加上政府对西坝实施控规政策,西坝便进入了停滞期,这一停,就是三十多年。

    三十年间,江对面的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高耸入云的宜化双子座和建行大厦交相辉映,繁荣而发达的宜昌城离现代化特大城市的目标越来越近,而西坝却如同一个古稀老人,步履蹒跚,踟蹰前进。她因独占葛洲坝世界性稀缺资源优势,本应是中国神速发展中的弄潮儿,却如一块璞玉,被深藏在砂石中,待人雕琢;又如一朵红梅,蓄势于隆冬,只等春来,便尽情绽放。

     

    你好 新西坝

    时代的大潮推动着城中村的转型变革,当中国城市化运动进入后半程的时候,城市更新为西坝岛的人们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如今,身处新时代的西坝岛正努力跻身城市发展的潮流之中。

    其实早在几年前,随着西坝路上段的改造,小岛的改变已经悄无声息地开始。西坝路刷黑后,工程方捎带着将“田园”改建成了“公园”。沿江公园里有数个小型广场,无论健身、唱曲儿、遛狗,都再合适不过。改造后的西坝忽然宽敞了许多,平整的路面,醒目的道路标线,西坝人在家门口初次体验到的城市的感觉。

    在时光里蛰伏了三十多年的西坝岛,尽管寒气未尽,但已春意勃发。

    2016年盛夏,跨西坝而过的至喜长江大桥建成通车,拉开了这个“城中村”华丽转身的序幕。让岛上人始料不及的是,长江沿线城市迄今体量最大、规模最大、水准最高、功能最完善的标志性文化设施——宜昌音乐厅(大剧院)定址庙嘴。

    至此,对西坝岛的全面开发建设的号角终于吹响了。西坝被定位为以城市文化休闲娱乐和水电旅游观光发展为重点的美丽江心岛和综合性城市居民生活中心。在人们对西坝习惯的划分中,上西坝规划为水电企业办公用地和城市居住生活区,临坝地块重点加强景观环境建设,保持与葛洲坝旅游观光景观相协调。下西坝将以岛内工业置换外迁、塑造城市特色,突出西坝岛旅游观光为重点,规划建设三峡鱼街、庙嘴城市地标公园,兴建宜昌国际大剧院,提升西坝岛文化品味,致力于打造“宜昌城市地标核心区”、“宜昌绿色发展示范区”和“三峡旅游魅力区”。

    这一系列的巨变,无疑给这座被时光遗忘的小岛,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西坝已然站在历史与未来的交接点,承载着新旧相推的光荣使命。

     

    为建设而来,为建设而走

    城市的不断升格,一些东西消亡是注定的。放在宏大时空的背景下,西坝只不过是沧海桑田里的惊鸿一瞥。于这一瞥里,我们能够窥见的,却不止是城市的成长,还有一代人的心灵史诗。

    历史的车轮终于驶进改革开放新时代,这个小小的江心岛正经历着华丽的转身和蜕变前的阵痛。按照规划,下西坝的居民都面临着拆迁的命运,不得不离开西坝,另迁新居。他们为建设而来,却为建设而走,不好说他们幸或是不幸,开头和结尾,他们恰好都与时代洪流遭遇。或许是故土难离的情结太重,即使是居住在用石绵瓦、油毡布、破砖头等材料堆砌的棚屋里,大部分人也都流露出了不愿搬迁的情绪。但是,纵然不舍,纵然困难重重,一提到未来西坝的美丽与繁荣,西坝人都一脸欣然、向往与自豪:那时的西坝,一年四季,繁花似锦,百鸟欢唱,游人如织,犹如一艘姹紫嫣红的花船,泊在水电之都的臂弯,将徐徐江风、鸟语、花香,送往四面八方。还有那《春江花月夜》的旋律,在庙嘴的尖尖上荡漾,荡漾……西坝,会真正成为万里长江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站在葛洲坝上,看着西坝,思绪万千。如果大禹有灵,定会无限感慨。在新时代春风的吹拂下,西坝人充满自信、激昂斗志,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的双手,在这里续写奇迹,再创辉煌,踏上美好的新征程。

     

    作者姓名:吴雨佳

    性别:女

    所在单位:长江宜昌航道局

    职务:党群办公室科员

    联系电话:13100786229

    [ 打 印 ]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bz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省总工会版权所有 免责条款
    地址:武昌中北路259号工会大厦18—25层 邮编:430077 值班电话:027-88738142、88738143
    电子信箱:xwzx@hbzgh.org.cn 鄂ICP备1300558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