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zgh.org.cn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 在线投稿: hbghwzxtg@163.com | 
  • 湖北工会网欢迎您!
通知公告 更多>>
工会专题 更多>>
  •  
     
     
     
     
    当前位置:  湖北工会网 >> 职工文苑 >> 列表页
    [随笔]《忆起老排长》 咸宁市城管执法委 黄 军
    发布时间:2018-07-12 08:05  来源:  
         

    今年春节,做梦都没有想到,我新兵时的张排长竟问到了我的手机号码,从山西太原送来了新春电话祝福,勾起了那段珍藏、中断了二十七年的青春记忆。

    九十年代,我所在的某火箭炮三连,处于一个非常时期,大半年时光里连队领导没有一人在岗,连长、副连长空缺,指导员借调师文艺演出队,排长三名中尉一名少尉(一名为连长降为排长且没定岗),可以想象到连队的特殊性。

    谁都没有料到,营首长会指定少尉排长张元森代理副连长职务,并主持连队日常工作。虽然是口头宣布并无上级政治部门发文通知,但着实让我们那些下连不久的新兵完全摸不着头脑。论资历,在连队几名排长中,他不是最老的;摆学历,有两名中尉排长都是合肥炮兵学院毕业的本科生,而他只有中专文化程度;谈级别,他少尉正排,其他3名都是中尉副连级。

    张排长虽是没有发文任命的代理副连长,却实打实地行使着连队主官的权利,享受着从班排集体宿舍搬进了连部小套间的政治待遇。聚会、出操等正规场合,他便正儿八经地站到了队伍领头的连首长位置上,有板有眼地带队训练、讲评工作,接受中尉们的请示报告。他那肩膀上的“一杠一星”与他屁股后面的“一杠两星”形成了鲜明对比,扎人眼球,让兄弟连队官兵惊掉下巴不明就理。

    张排长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那立说立行的做事风格与负责担当的无畏精神。那时连队住的是平房,寒冬来临前,每个班都要垒火墙、盘火炉,来年春季转暖后再拆除。从拉土和泥、模印土坏到最后垒墙起灶,都是排长带领战士自己动手自己干,全靠一茬又一茬的老兵示范传承。在上级营房部门没有验收发放“准生证”前,一律不允许私自生火取暖。这些规定连队在安全教育或是晚点名时都反反复复强调过,还通报过不按规定操作发生中毒亡人事故的鲜活教训,但总有个别吊儿郎当的老兵油子不听招呼、心存侥幸,偷偷摸摸地生火取暖、加热剩饭烤馍馍。

    一天晚点名后,不知是谁向连部的张排长报告了,还是张排长闻香寻味找到了连部后面一排房子的一个宿舍,正好逮住了几个熬清油制作油泼辣子面的老兵。张排长黑着脸,瞪着烧得通红的炉膛与轻烟直冒的炒瓢,机关枪扫射似地一通诘问与教育,并且当着该排中尉排长的面,一脚踢翻了炒瓢与盛满油泼辣子的搪瓷碗。一位四川藉老兵油子刚发了一句“有点过了吧”的牢骚话,没等下一句话出口,就见张排了猛地抬起腿照着火炉与火墙使劲蹬去,直至跺塌垮掉方罢休。一脸严肃地说,难道还要用生命的代价去验证别人的错误唤起身边人的警醒?以后再发现谁生火就让谁自己端灶拆墙,你不让连队省心我就让你重新垒墙打灶多折腾几次长记性;并要求该排第二天停课教育整顿,思想不通、不服气的可到连部找他继续理论。说完头也不回就气呼呼地出了班宿舍。

    慈不掌兵。身为基层一线带兵干部,文绉绉不行,搞歪门邪道更不行;还必须得自身全面过硬,勇于担当负责,敢于打击歪风邪气。用那时战士的话讲,军官不仅要能文能武,而且要心软手硬,才能服众、立得住。

    大约半年过后,营里正式宣布上级命令,张元森排长调另一单位任副连长,由少尉军衔晋升为中尉军衔。

    自张排长离开连队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之后,我上军校、毕业后任职南疆、转业咸宁,完全就没有了老连队干部的消息。没想到,经历了那么多的人和事,过去了那么长时间,老排长对那时连队的事还如数家珍,对我们湖北藉几名战士的名字、哪个地方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长时间,知道了张排长转业留新疆,当教师的嫂子随军随调过去现又随他双双退休回了太原。我们相互珍重祝福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婆婆妈妈的难以挂断说再见,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军人做派。

    惟愿我的老排长安享退休幸福美生活,健康平安长相伴!

    [ 打 印 ]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bz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省总工会版权所有 免责条款
    地址:武昌中北路259号工会大厦18—25层 邮编:430077 值班电话:027-88738142、88738143
    电子信箱:xwzx@hbzgh.org.cn 鄂ICP备1300558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