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zgh.org.cn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 在线投稿: hbghwzxtg@163.com | 
  • 湖北工会网欢迎您!
通知公告 更多>>
工会专题 更多>>
  •  
     
     
     
     
    当前位置:  湖北工会网 >> 职工文苑 >> 列表页
    [感悟]《年》 际华3542 王海花
    发布时间:2018-01-25 11:33  来源:  
         

    一进腊月,便有年滋味儿。于是,就有了“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煮锅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玩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的顺口溜。

    现在提到年,很多人都爱说,我们小时候那才叫过年,那年味,现在想想都是那么的难忘。的确如此,现在的年味和很早以前的年味相比的确是淡了很多,但谁又能够否认现在的生活条件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很多。那时过年的笑,是用积攒了一年的艰辛换来几天的欢腾雀跃。

    依然清晰记得,我的童年和许多农村的孩子一样,家庭不富裕,父辈几代农民。家里的经济来源就是那几亩薄地的收入。过年,对儿时的我们来说,意味着有美食、有新衣,还能和久未见面的表哥表姐一起玩耍了。当然,过年对我们来说也是焕然一新的。乱糟糟、脏兮兮的房间、院落被母亲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亮堂堂的。平常邋里邋遢的爷爷奶奶也换上了崭新的新衣服,看起来分外精神,分外年轻。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红对联,门口还残留着鞭炮放后的痕迹。大年三十的下午,村外田地里的鞭炮声四起,那都是祭祀祖坟的。虽然祖先已逝,但过年的时候,大家还不忘告慰亡灵,这也是中国千年流传不衰孝文化的一部分。

    长大后的我们,远离了炊烟,远离了村庄,远离了母亲,远离了家乡。为了在陌生城市里能有一席之地,我们拼命工作,很多人一年两年都不曾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农村老家。等在城市安了家,而故乡就真成了老家。工作的繁忙,家庭的琐事一直都成为我们不常回老家的推辞。也只有过年了,我们才规划着回家的行程。父母也像对待贵宾一样小心翼翼得招待着我们,生怕做错了事。和父母做在一起聊天,父母竟然有些拘谨了。其实回老家过年的几天时间里,真正陪在父母身边和他们聊聊生活琐事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去找以前的小伙伴或是玩手机。但即便如此,父母依然觉得很满足,因为我们此刻近在咫尺,而并非远在天涯。在家的时间对父母来说是非常短暂的,要返程了,父亲前一天晚上将行李打包好,不大的行李箱里面塞满了自家做得各种小吃点心。而母亲也早早起了床,打上荷包蛋,再煮上几个鸡蛋交待路上吃。虽然一再说着饿了就在路上找家餐馆吃饭,但母亲还是把几个鸡蛋用袋子装好,满怀关切得递到你的手中。要出发了,父母本有千言万语的叮咛,但还是化作了几句简短的“路上注意安全啊!到了来个电话啊!你胃不好,少喝酒少吃凉东西啊……”

    时间如流水,时光之河承载着我们一路走来的足迹,过年是个永恒的话题,而家永远是过年的主题。马上要过年了,有钱没钱,就让我们一起回家过年吧!

    [ 打 印 ]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bz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省总工会版权所有 免责条款
    地址:武昌中北路259号工会大厦18—25层 邮编:430077 值班电话:027-88738142、88738143
    电子信箱:xwzx@hbzgh.org.cn 鄂ICP备13005584号-2